再见mbshu

女青年

盘曲的枯枝上架着几丛瓜果
枯萎的月季花枝嗅到一丝慌张
风理了理枣树身上被虫侵蚀的枝丫
小黄瓜老成了矮胖的枯黄模样

桃子核埋在小草底下乘凉
鸽子停在电线上张望
麻雀矫捷地飞过南屋的门窗
野草在北方的沟渠里疯长
……
大树安静地沉睡在路旁
路面被八月的阳光晒得滚烫
作者走在一棵树下
被阳光透过叶片的无数光斑
闪瞎~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