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mbshu

女青年

第五百篇lofter

想买张摇椅,一定要是老年专用的那种藤椅 加厚垫子 然后在像今天这样冷冷的初秋天里躺着 随手拿起一本书翻阅个把小时 最后把书往头上一盖 一觉到傍晚 直到在微凉的晚风里打个寒颤醒来 想想就美好! 那本书嘛,就暂定hlm吧! ​​​



蝉去秋来…🌧️
今夏只有它长眠不复醒

养的鸽子并不白…
是我包袱太重🐦

就是那阵云…

一篇真散·文

清晨,
在屋内迷糊之间
听见雨水噼里啪啦的声响,
倾盆而出,似溢人寰。
临近八点醒来,
风声骤起 ,不绝于耳,
像松林、也像山涧…
日色静谧得不似八月。
院子里积了水,
一只蜻蜓不知从何处飞来,
似乎以为那一汪水下是满池荷塘,
羽翼和尾尖不停地点过水面,
泛起涟漪浅浅。
隔壁,家养的几只白鸽从眼前飞过,
眨眼消失于视线。
鸽子在风里的姿态似更多了几分柔和…
我想,
南屋外远处的田野
或者横在村庄上空的电线,
哪都会有它们的落脚……

阴云渐散,
天空呈现出白和蓝,
云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西飘去…
大朵大朵的…
树梢快要被一起带走了,
蝉鸣也要响到天上去了…
还有树叶声,
在风里肆意蔓延…
我却听不清任何一片叶的絮语……
走进风里,
响声淹没了我的思绪。
我看见北方野间
几根孤零零的芦苇在风里残喘…
看见河流里
幽绿色的水草和水面泛白的泡沫…
也看见日色复沉之下
天际尽头那一抹刺眼的白光…
彼时人在风里却更听不出什么来
……
走回院子
冰冷的水泥面上躺着一只死去的哑蝉
飘摇的身姿映在一滩水汪下
残缺的几片落叶衬在身畔
像是怜悯哑蝉的荒冢……

日色又开始明朗起来,
碧落深处又飘来一大朵陌生的云,
它顺着风的轨迹
不作一丝停留,
渐行渐远
……
这抹朗朗的日色,
竟还带来了片刻细雨,
它们流过这院子无数的老地方…
屋檐、水坑、石板、葡萄架
欢畅的、忧愁的、急切的、慵懒的…
三两分钟未到,
这阵小雨便无踪迹可循,
而这地面的潮湿也不增不减。

唯有群樹依旧在风里招摇着身姿…
反复地、轻蔑地
俯视人世的闲愁与庸碌…

于2018.8.17午时

落花生

河岸上的闲田里
几株花生刚落了金黄的花
也曾盛放在炎夏炽热的光线里
也曾蜷缩在傍晚凉阴的骤雨里
却任谁途径路旁
也不会驻足观望

是啊
你不曾细细观望过
它平庸模样
落花而生的花哪算是花

它也不曾借风的肩膀
去探你心中所想
更不曾顺流而下
为你赴向他乡

它守着这般漫长的花期
只待落尽时
再育新生的理想

姑娘
你们走在道不同的平行路上
别为了余光里那一眼匆忙
扰乱前行的步伐
……

撑不过第三天 再憋不出一字

盘曲的枯枝上架着几丛瓜果
枯萎的月季花枝嗅到一丝慌张
风理了理枣树身上被虫侵蚀的枝丫
小黄瓜老成了矮胖的枯黄模样

桃子核埋在小草底下乘凉
鸽子停在电线上张望
麻雀矫捷地飞过南屋的门窗
野草在北方的沟渠里疯长
……
大树安静地沉睡在路旁
路面被八月的阳光晒得滚烫
作者走在一棵树下
被阳光透过叶片的无数光斑
闪瞎~

一片多思的大豆叶

明黄色的月亮
悬在空中
尚浅的夜色下
一片澄黄的豆叶
淹进潮湿的泥里
似多情的枫叶
投进西风的怀抱
却是比枫叶 少几分闲愁
多几分沉重
豆叶说不清
它贴近泥土
听大地的呼吸
隐藏在沉睡的万物之中
或清醒的 或昏沉的
聆听着…
夜渐深
豆叶坠在泥土里的身影
逐渐模糊
日色却渐明
豆叶未眠
想起昨夜的梦境
转身俯视脚下干涸的大地
和一身绿衣
晕乎乎的自己
于是
躲进庞大的枝叶里
避开了一袭冷风
和清晨而至的雨水
……
豆叶终于清醒了些
在似火的日光下
蜷缩着绝望的身子
轻叹着
那场秋雨还是该
落下
那袭冷风还是该
吹来…

大地的呼吸声就在

豆叶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