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面包樹

摄影是我情绪的表达


冬天的鸽子 总是和人一样 孤孤单单的

漫长的等待里 天空飞过那么一两只

它们……落在电线杆上 落在瓦片上 落在光秃秃的枝丫上 待举起相机 取景框里只剩一片空白…

一个人的傍晚 寻寻觅觅 走走停停

秋天丰收过的稻田 如今撒下了麦种

数排被遗落在田野里的稻梗 在灰灰的天空里留下淡淡的黄

一户水稻未收前便撒下麦种的人家

土地上是稀疏的冰冷的绿

鸽子也在这绿衣里 走走停停

我捡起地上的石子 想惊起那三两只大概在觅食的鸽子 害怕鸽子迅速飞走 于是眼睛紧盯着取景框 飞速摆好姿态 等待飞翔的鸽子入景 无奈左手使不上力气 白白蹲坐了几秒

鸽子依旧慵懒地踱着步子…

“争渡 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走近的脚步声惊扰了一户人家门前的狗 那声犬吠又惊扰了栖在树上的群鸟 于是群鸟齐飞的画面 就这么突兀地闯入眼睑 慌忙中按下快门 …

一切又归于平静

脚上的些微泥泞 提醒我 不觉间 我走进了麦田深处 空旷的 冷清的 荒芜的 麦田里 周围的空气也冷冰冰的 鸽子已被惊扰得没了踪迹

天地间仿佛只剩我脖颈上的一抹红 头被宽大的卫衣帽子遮着 视线也是……

我放弃了和鸽子们长久的较劲 却突然想起一条河流 一条我出生以前就存在的河流 …… 寂静的傍晚 人烟稀少 百无聊赖 我推着车便出门了

一艘船停泊在岸边 天色灰蒙蒙的 河流也是 树林也是 ……一切都像是笼罩在雾里

对岸传来阵阵喧闹

转脸望去 是成群的雪白的鹅 我看清了其中两只的姿态 却在犹疑中 迟迟不肯按下快门

……

离开那条河 顺桥而下 一路向北 ……

2017年的第一个午后 时光缓慢的不真实

……


你的2016年过得好吗?

我拍的图片用完了 不知道自己啰里啰嗦地都说了些什么 ……

想写点生活的时候 能把日子写得很矫情 只能说这是一个毫无营养的下午

2017.1.1

也曾